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令我吃惊的说法,“爱国就得爱执政党”,完全不知道是我对爱的定义有问题,还是他们对爱的定义有问题。

        首先的话,执政党无疑是应该被尊重的,尊重它、听从它,是要考虑它的对错的。我尊重它,是因为它曾使国家变好,我相信它能让国家变好,所以我尊重它正确的选择。

        但是爱?我不知是你对国家的爱太浅,还是你对执政党的爱有那么深。

        我所理解对国家的爱是,一往无前的永不后悔的单恋,是“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坚定,是“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决绝。我爱这个国家,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好,不是因为它对我有么好,而是因为爱它是我的本能,因为爱它是刻在我每一寸血肉里的呼喊,更因为忠贞于它是我灵魂的职责。所以我说我爱我的祖国,我爱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我爱这个养育了中华文明的地方,我爱这片我的祖先奋战过的地方。

         而对执政党?更像是在选择船长,尊重它、听从它,是因为它能让这艘船变好。反正我是不爱的,我爱的是国,它不因为换了管事的而改变,管事的好,我自然也喜欢管事的,管事的不好?那我更希望来个管得好的。

        对于爱国,战争与和平中一段话阐释得非常好,“这个民族从我们都不存在的时候,从我们的祖辈甚至更远的时候起,就一直坚定地生存着,并将继续把这段血脉延续下去,将来这个民族还会忘记战争的痛苦,还会有人背叛这个国家,还会有人为私利而抛弃整个民族,还会有人在危难时刻苟且偷生甚至发国难财。但是这个民族从未毁灭,因为她总还有那么一批人,在她穷的时候不抛弃她,在她弱的时候不鄙视她,在她需要的时候不背叛她。他们觉得这个社会黑暗得不值得去爱,曾经觉得自己的人生在那些富豪官僚面前卑微得象一根稻草,曾经痛恨爹娘为什么要把自己生在这样的环境下。却还是为了这个糟糕的世界而抛弃了小小的家园、爱情、前途,把自己碾碎在历史的车轮下。”鉴于我们现在是多民族国家,可以把民族换成国家。

        Ps我一向更赞成以文化的异同来论不同,血统的不同并不能代表一切不是么?

          想对我最爱的那只罗宾鸟说生日快乐,非常非常开心这一天你的出生,谢谢你来到这个世界。请快乐吧!生日快乐!Jason Tood AKA RedHood

关于她

         起初我对这个小小的生命充满好奇,她出生时,我大约10岁。那时,我在医院的球场玩篮球,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那是星期天的傍晚,我和父亲在医院等了一个下午,那天的夕阳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天边有些红霞,表侄子冲过来对我说你妹妹出生了。然后?后面的记忆不太清晰,我只记得在昏暗的室内看到她,小小的,丑丑的,像个老头,不过倒是有些漂亮的头发。还在哭,而外婆在喂她水喝,看起来不像人,倒像是某种可怜的动物幼崽。

        再次看到她,她已经有几个月大了。比起刚出生实在是漂亮了许多,也精神了许多。我觉得我第一次真切的意识到了她的存在,她成了我的大号玩具。我乐意陪她玩,给她喂奶,给她换尿布,教她唱歌,教她走路……也许是因为我教的太早了些,她从来没经历过爬这个阶段。

        但随着她的长大,她变成了某种…我的敌人。她在抢我的东西,我的父母,我的家人……我开始厌憎她,怨恨她,甚至因为她而和父母起了冲突吃了人生第一个耳光。

        不可否认的是,当时的我偏激又充满危险,我甚至想过把她从楼上扔下去,虽然我并没有做,但是……每当我回想起我曾有过的想法,我依然为自己的所思所想而感到…害怕。

         我母亲那时扇了我一个耳光之后对我说:“她是你妹妹,当我和你父亲死去后,她就是你唯一的亲人,她是我们留给你的陪伴。”

        我不以为然了很多年,虽然在过了那段偏激的时光以后,我不再会针对她。但,我一直是个自我中心的。我没有多在意过她,我哄骗她来帮我瞒着爸妈,我照顾她只因为那是我应该做。

        如今,我开始意识到我爱她,她是我妹妹,我们血脉相连,看着她的脸就好像看着我自己。当然不是说我们在一起不会大吵大闹或者互相鄙视,而是,我突然意识到我愿意为保护她去做任何事。

        我从未深思过这类事情。事实上,我意识到这点,是因为小说里的一个路人甲。路人甲的弟弟被杀死了,路人甲不仅杀了犯人,他还想尽办法去杀戮那整个地方的人,最后被抓的时候他只是说,他恨,那种恨就算杀光所有那个地方的人也无法平息。突然之间那种我也可能失去我妹妹的念头击中了我,我理解了那种恨意,那种…你知道你想要的再也回不来的恨意。全世界有那么一个人,她和你血脉相连,不管你们之间有多么多的矛盾、仇怨,但只要她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的,你永远也不必害怕孤独。而失去她……无法接受。尤其当你是那个年纪更大的的时候更加难以忍受,因为你的职责里有一个就是保护她,你有责任去保护她。

        曾经我不在意世界的丑陋,我也不关心将来可能会有的乱子,我只管自踏步而行。而今却完全不成了,我不能坐视这种可能产生的恶果,我得…保护她,我得倾尽全力给她更好的世界。

        从没意识到过会有这么一天。




       我亲爱的妹妹,我永远爱你,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永远在。



二十二

    

       面对苦难,我们总是想扭过头去,人之常情。我亦常常如此,我大致了解,但我努力不去看,不去想。因为这会简单得多,扭过头去比正视这伤痛简单得多。
      
         我曾经觉得,我们记得就好,闭口不言我们曾经失去的,对我们受到的侮辱和伤害也一样。但我终于清晰的明白,不能。我们不能就只是让它过去,因为伤害就在那里,因为眼泪就在那里,寂寞无声也是对它的欺凌。

       事实上,在去年十二月之前我甚至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部电影。但那会儿发生了一件事,上海的纪念馆要拆,一群傻逼的大人觉得应该拆干嘛不拆,觉得她们是妓女,觉得她们是耻辱,耻辱?她们才不是耻辱,我们才是耻辱,所有应该保护这个国家的人才是耻辱!因为我们输了,我们一败涂地,我们甚至无法保护平民。她们是我们耻辱的代价,她们是被迫付出代价的人,她们是仅剩的活着的被伤害的人。
       
        但我觉得我们拥有未来,我们,孩子们,我们是,我们是知道这些、会关心这些的人。结果新闻里出现了中学生,那几个孩子觉得她们是不好提出来的!

        我当时…愤怒又悲凉。为什么耻于言之于口?我不觉得我们是那个应该为此感到羞耻的人,做出这种事情,对同样生而为人的人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才应该对此感到羞耻!

        为什么受害者要被闭口不言?为什么受害者还得对伤害感到羞耻?施害者快快乐乐的度过人生,不会有人鄙视他、不会有人在嘲笑他…而受害者呢?

        这他妈的一点儿也不对。这整个事情,就,不,不该是这样的。

        我是说…突然之间这个未来叫人觉得不值得。

        我总是希望可以用简单点的方式,但,只是不能。我们不能只是把这重担扔下,伪装成我们什么都没失去,假装我们赢了所以一切都很美好。这 他 妈 的 行 不 通,我们失去太多了,在该死的战争里,伤害太多了。那些被,被侵略者伤害的人们,不应该再被同胞伤害,永远不成。

        然后我看见众筹,然后学生党的我冲动的进去投了100块,我所能做的,只是尽绵薄之力而已

        那些苦难,应该被人知晓。它不应该被寂寞无声。那些哭声,那些眼泪,我们要记得,要去听,要去看,要刻在心里面。

       永远别再忘了。

       请永远别再忘了。

      战争永远不是好的选择。战争可以带来的苦难远比我们能想象的多。就只是,世界和平吧。

        错的便是错的,不会因为这是有必要的或是人人如此,而变成对的。
        永远记住这一点。

         今天才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是被宠坏了的小孩…

天很黑

        我最厌恨自己的地方就是,我已经是个懦夫又偏偏还想要伸张正义。我若不是懦夫,就只管鼓起勇气奉上一切去追求我想要看见的正义;我若不想伸张正义,做个懦夫也没什么大不了,甚至于我大约也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懦夫。
        偏偏我既是懦夫又想要正义,真是叫我自己都觉得恶心啊。tbc

          我的梦想,是做个能把正义找到的人。但。有时候就是会让我每一秒都想放弃,每一秒都感到绝望

       很痛,很难受
        但这种痛苦在某种意义上让我意识到,感觉到,我是活着的

为什求觅到所爱必先要死去活来
乞讨无障碍对待
为什求活到精采须将女身卸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