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任何与你有关的事都该死的要停留在我心里

       你过得开心,我恨恨得想这居然与我无关

       你过得不开心,我气得都要炸掉了

       太不公平了

       明明是我先走的,凭什么还是只有我在想念你?我还是想问那句话,哪怕有一刻钟,我在你心里有过与众不同的地位吗?,,,那么长的时间里,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朋友啊,是我想在满头白发的时候还能一起去树下乘凉的那个人。
      

         哪怕是恨我也好啊!我对你故意做出的那些恶劣事情,我轻而易举的对你说绝交啊,你,你能不能有一点表现出来,我也是你重要的人呢?

     我在劝我忘了你

         我喜欢长得好看、高挑纤细的人,我喜欢三观一致、能聊得来的人,我不大喜欢日本文学,我讨厌出尔反尔的人。

        她喜欢日本文学,她越大越长得偏离我的审美,她说完恨多年后重新说爱,

         我和她多年不再说话

         但她若说一句爱我,我,我还是选择颤巍巍的把整颗心掏出来给她

         但她不会说

         因为我们早已是陌路人

         我从未懂她,她也从未懂我

         我无法强求,也不愿强求

         早就没有什么头能回,一切早就不同了

         怨我早年太傻,痛得太晚

         也怨我,我绝不回头

         我是不后悔的

         但   我恨这样飞蛾扑火的我自己

          

        最怕瑞克与莫提里一家人的笑,有一种叫人从头直冷到脚跟的寒意,恐慌又…很孤独,那种笑声里的不详意味,实在是……令我胆寒。

        事实上就是我不行,我真的不行了,我是真的越来越想要去死。人世间的一切在我眼里都变得黯淡无光,我脑海里只不断盘旋着去死的念头。

        我不明白,也搞不懂自己,但是我在丧失我自己。

        平生最厌烦说前世今生,若是两人都忘了前世还是今生遇见相爱那倒是还是美好得很,可要是一人长生说什么等你今生,着实是让我恶心得不行。

        你爱的你等的你相伴一生的难道不是那个与一生的人?纵然相貌相同、脾气一样,纵是什么都一样,那也不是同一个人了。更何况,绝不可能是一样的脾气,总有差别。岁月中怎么会有两朵一模一样的花,不过是相似罢了。要我说不过是另一种玩替身罢了。我竟不知是前世之人可怜可恨,还是今生之人不幸可悲了。

         我一时之间若爱上了人,便只爱那人。不仅是爱他样貌不仅是爱他性情,我爱的是他在我生命绽放过得光彩,我爱的是他从我身边走过带来的微风,我爱的是他望着我露齿一笑……另一个人纵然是一模一样,也不是那个与一同看日出日落的人啊。

        你要明白, 你写的东西里没有一个特点是你身上没有的。如果你很恶毒或者俗气,你是掩饰不了的。如果你喜欢吃饭的时候有个仆役在你椅子后面侍候,这也会反映在你的作品里......你的心灵只要有一点毛病,都瞒不过你写的东西,不管你用什么花招、什么手段、什么办法。            
   
                                                                     ——惠特曼 ​​​

         这大约便是为何我写的东西里都带着神经错乱的疯狂和天真幼稚的愚蠢吧……当然还有一种想飞却无力飞的怅然

       天地得生李太白

       明月载酒醉狂才

      我既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只是觉得……这天地茫茫,好生无趣

终于明白了三件事的重要……
好好睡觉,留长发,找个好的拍照师父……


        做了个超…诡异的梦……梦见我穿着黑衣服(古装),膝上放着把剑,坐在桌子旁边吃饭。而且还是那种古代的酒楼,二楼靠窗的位置。旁边坐了一大圈人,这也没什么是吧,然后我听见一个声音说“你也用剑?”,然后梦里的我抬起头来。

        你猜我看见谁了!!!

        妈的!!!

        是西门吹雪啊!
        万梅山庄庄主啊!
        古龙剑神啊!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他是西门吹雪的,就是心里知道啊!就是看一眼就觉得这肯定是西门吹雪啊!然后梦里的我闷闷的答了个“嗯”,之后居然还向西门吹雪提问啊啊啊!

         问的居然还是“你的山庄里是不是只有梅花?”

         ……

        梦到这里就没了……

        甚至怀疑梦里的我被羞耻死了,这是什么蠢问题啊啊啊啊啊啊!